这件汉代青铜器告诉我们:洗手不认真要被老婆关小黑屋

原创  2019-05-16 04:07:11  186人阅读

这件汉代青铜器告诉我们:洗手不认真要被老婆关小黑屋

鎏金铜匜

这件汉代青铜器告诉我们:洗手不认真要被老婆关小黑屋

银洗

这件汉代青铜器告诉我们:洗手不认真要被老婆关小黑屋

铜鋗

这件汉代青铜器告诉我们:洗手不认真要被老婆关小黑屋

铜盆

这件汉代青铜器告诉我们:洗手不认真要被老婆关小黑屋

铜鋗

这件汉代青铜器告诉我们:洗手不认真要被老婆关小黑屋

铜鉴

博物馆寻珍录

关于洗手这件事,现代人大多已经内化成一种程式化的生活习惯。但在几千年前的古人那里,可不是这样。吃饭用手抓,便后不洗手,天经地义,自然而然。

后来人们逐渐发现,很多身体上的毛病,大概都是因为吃东西不卫生,也就慢慢开始重视洗手。2000多年前《礼记·内则》中有四处写道:“鸡初鸣,咸盥漱。”所谓“盥”,就是洗手。东汉哲学家王充《论衡·讥日》也说:“盥去手垢。”

当然,这些典籍里记载的洗手风气,多半还是集中在贵族群体和官宦、知识分子中。一般老百姓限于知识和观念,以及劳作的辛苦,配套的不足,比较难做到。全民讲卫生爱干净,无论中外,都是近代的事情了。

早在2500多年前

中国人就懂用流动水洗手了

要说古人讲究起来是真讲究。至迟在2500年前的周朝,人们已经开始用流动水洗手了。当中一个重要的发明,就是匜。后来,匜成为一种成熟形态的产品,且延续了很长时间。这种东西近些年在国内的考古发现中出土不少,许多里也有收藏。

西汉南越王博物馆中,藏着成套的西汉年间青铜盥洗器具,当中就包括一套青铜匜,一共16件,此外还有一件银的。这一组铜匜大小套合,岁月久远,都锈蚀在一起。其中的一件有“蕃”字铭文,说明它们是南越国自制的。

学者们说,从考古资料来看,作为先秦时期重要的青铜礼器之一,匜出现时间较早。西周中期时,青铜匜作为一种水器,适应沃盥之礼的需要应运而生。西周晚期、春秋早期是青铜匜的发展期,春秋中晚期是青铜匜发展的高峰期,战国早期后则是青铜匜的衰落期。秦汉时期虽仍见铜匜,但数量已经很少。所以,南越王墓中出土的这组青铜匜,价值就格外突出。它们似乎也可以表明,南越之地在当时仍保留了较多古风。

人们现在仍常用“盥洗”这个词。“盥”的字形,直观地反映出古人洗手的样子——两只手在上方用水浇淋,下面接一个接水的器皿。浇水的东西,就是匜;接水的器皿,则相对复杂一些。商周时期宴飨用器。古人宴前饭后要行沃盥之礼,《礼记·内则》载:“进盥,少者奉盘,长者奉水,请沃盥。盥卒,授巾。”盥时用匜浇水于手,以盘承接弃水。西周中期前段流行盆匜相配,西周晚期到春秋战国则多为盘匜相配。战国以后,沃盥之礼渐废,盘亦被洗替代。这几种承水器的形状、大小各有区别,代表了不同的使用习惯和礼仪形式。用流动水洗手,说明当时人已经知道,洗手的水重复使用不干净。虽然节约用水,但容易造成交叉污染,增加病从口入的几率。

中国古人洗手,除了为清洁,还有一层用意是表示敬重,《资治通鉴》载,唐宣宗“得大臣章疏,必焚香盥手而读之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匜上面出水用的流逐渐演化成柄,它自然也就转化成和后代用的瓢(也就是舀子)差不多的东西。秦、汉,匜虽然仍有出现,但形制和功能上都有了变化。这时的匜一般以多件的形式出现——就像南越王墓出土的这样,且形制较小。由于“礼崩乐坏”,鉴、缶等的衰落也加速了匜的衰落。

说句题外话,中国目前最早的法律判决书就发现在一件匜上——陕西省岐山县西周铜器窑穴中的“朕”(人名)匜。上面的铭文大意是一个叫牧牛的人,因和他的上司师(人名)争夺五个奴隶,打了一场官司。法官伯杨父当着周王的面宣布对牧牛的判决,要求他把五个奴隶还给上司,还要打五百鞭子,并罚一大堆铜(铜在古代很珍贵)。

古代洗手讲究很多 一不小心客人就把肥皂吃了

古代的沃盥之礼还很复杂,比如一般人家接待宾客,要由主人为客人亲手操作:长者拿着匜浇水,儿子在旁边端着盆盘接水。客人洗完手,主人还要用双手递上一条擦手巾。此外,子女每天早晨要给父母送水盥洗。在今天一些地方,仍保留了主人给客人递毛巾的习惯,这就是古风存留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szdt.com/jxsb/362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浙江瑶航塑料模具有限公司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上一篇:上海宝山:乡村老旧房“绣出”文艺花
下一篇:莫高窟壁画修复师:耗一辈子为后人留下不能复制的文明